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刺客小傳之專諸刺王僚
刺客小傳之專諸刺王僚

刺客小傳之專諸刺王僚

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221年是中國歷史上的春秋戰國時期,由于諸侯勢力日漸強大周天子權威的衰落,各方霸主在華夏大地上你方唱罷我登場。諸侯國之間攻伐不斷,各國內部也充斥著各種陰謀陽謀。楚國重臣伍奢就因被人誣陷而被滿門抄斬,次子伍子胥為了報仇逃到吳國投奔了公子光。

  無獨有偶,此時的吳國內部也在醞釀著一場政治風暴。公子光正在謀劃著刺殺他的哥哥吳王僚奪取王位,伍子胥就成為了公子光最倚重的謀臣。這天兩人又在密室里謀劃起了刺殺方案。

  「王僚自知結怨太多,處處防范。出入都穿著貼身軟甲,尋常刀劍根本傷他不得。再加上精銳衛隊寸步不離的保護,唉。」公子光話說了一半就嘆息一聲沒再說下去。

  伍子胥淡淡地說道:「天下名劍半出吳越,軟甲不足為慮。只要將王僚和他的衛士分開,一把利刃就能要了他的命。」原本端端正正跪坐著的公子光一下直起了身子一臉興奮地拉著伍子胥說道:「子胥莫非已有了良策?」伍子胥微微一笑道:「雖說不上良策,倒也有了一個計較。王僚最喜歡吃烤魚,公子只要以請他吃烤魚為名請他出來就好說了。」公子光聽了,剛才的興奮之色一下就不見了,搖頭說道:「哎,不行不行,王僚喜歡烤魚不假,可是吳國烤魚的名廚都被他請到了王宮之中。就算能把他誆出王宮,那些衛士他可是洗澡都在身邊,咱們根本沒有可乘之機啊。」伍子胥朗聲一笑站起身說道:「公子若說尋常的烤魚王僚自然不會動心,但公子可以說尋得一位奇人,能以美人為魚烤制,其味鮮美無比。王僚貪美色好美食必然動心,公子便可以進魚為命將他引至城外別館。」公子光拍手稱贊道:「子胥妙計!只是那些衛士該怎么辦?」伍子胥笑道:「公子真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烹人為食乃天下之大不韙,倘若傳揚出去王僚就會為世人所不容,他怎敢在數百衛士面前享用這『美人魚』呢?」「哈哈哈哈,若非子胥,我之大計何日可成啊!」公子光雙手扶著伍子胥說道,「待我做了吳王一定發兵滅楚,為子胥你報仇雪恨!」伍子胥想到滅門之仇忍不住眼含熱淚跪倒在公子光面前。

  兩人商定了計策就開始分頭準備了起來,伍子胥找來了充當刺客的勇士專諸,公子光尋得了鑄劍大師歐冶子所鑄的魚腸寶劍,只是為了找一條合適的「美人魚」卻讓公子光有些犯難。思來想去,能夠為刺殺王僚效死又有傾國之姿的就只有自己府中的舞姬婉兒了。

  婉兒的父親原本也是吳國的大臣,因觸怒吳王僚而被處死,公子光見她可憐便偷偷收養了她。那婉兒如今正當妙齡出落的如花似玉,正是公子光最寵愛的舞姬。公子光雖非無情之人,卻有梟雄之姿,一番權衡還是喚來婉兒向她說明了原委。婉兒聽了公子光的計劃跪伏在地上說道:「妾身昔日蒙公子搭救才得茍活至今,能為刺殺王僚獻身以報父母之仇妾身求之不得。公子大恩大德妾身來世做牛做馬也要報答。」婉兒說著以頭觸地,在公子光面前拜了九拜。

  公子光萬料不到婉兒竟有如此肝膽,急忙將她扶起,許諾一定厚葬于她并為她一家平反,婉兒自然又是千恩萬謝。伍子胥想到自己的遭遇不禁大生同病相憐之感,對她一個女兒家能為報父母仇甘愿被人烹食更是欽佩。當即取出隨身攜帶的一個小玉瓶交給婉兒說道:「婉兒姑娘,在下這里有一顆『鎮魂丹』,乃是在下昔日從一位奇人處求來的。人服下此藥之后只要頭顱未斷,縱然萬刃加身也不得立刻就死。姑娘若是想親眼看著王僚受死來日不妨先服下此藥。」婉兒看著伍子胥說道:「這丹藥想必十分寶貴,先生厚賜妾身怎么敢當啊?」伍子胥說道:「這丹藥原本是在下為楚王準備的,在下原本打算活捉老賊讓他服下此藥再將他千刀萬剮以泄心頭之恨。只可惜老賊死得太早,這丹藥留在在下這里也無用了。在下愿將此藥贈與姑娘,用與不用全憑姑娘自決。」婉兒接過藥瓶,伍子胥又叮囑道:「姑娘,在下還要啰嗦一句,服下此藥雖能看到王僚授首,卻免不了要受刀斬油烹之苦,你可要想清楚了。」婉兒說道:「多謝先生厚意,只要能看到王僚斃命受再多的苦又何妨?」說罷婉兒盈盈一拜退了出去。

  次日朝會結束,公子光湊到王僚身邊耳語了幾句,王僚那打了一半的哈欠一下就收了回去,拉著公子光的手興奮地問道:「王弟此話當真?」公子光滿臉堆笑道:「臣弟豈敢欺瞞王兄啊?」王僚迫不及待地站起身一邊收拾著身上的袍服一邊說道:「好,王弟稍待,寡人更衣之后便隨你去品嘗那美食。哈哈哈哈。」不一會,王僚就乘著輦車帶著衛士與公子光離開了王宮,他卻不知道這一離開王宮就算是踏入了鬼門關。王僚此番出宮也是頗為戒備,為防有人刺殺身上穿了三層鐵甲。公子光暗道好險,若不是早得了寶劍魚腸恐怕還要費些工夫。

  公子光帶領著王僚來到城外一處僻靜的園林,如伍子胥所料,吳王僚果然命令衛士們守在園外,沒有他的號令不得入內。王僚進入園中一看,只見園林中果木繁盛花草繽紛,園林中央卻是好大的一片荷花池。朱紅的廊橋像一條條飛龍一樣在碧波蕩漾的池水上翱翔,連接著一座座亭臺水榭。一陣清風吹過,青翠的荷葉蕩起一層層水波,仿佛是一條綠色的輕紗蕩漾在水中,那素白的蓮花隨風搖曳就像是浣紗少女的素手一般。

  吳王僚在公子光的陪伴下登上湖心一座水榭,滿園美景盡收眼底。王僚只覺一陣心曠神怡,不由得感嘆道:「還是王弟你會享受啊,寡人整日悶在王宮里可難得見到這樣的美景呦。」公子光躬身道:「王兄取笑了。若是王兄喜歡,臣弟愿將此園獻與王兄,日后王兄隨時可以來此觀美景品美食,豈不美哉?」王僚早就惦記著公子光所說的「極品烤魚」,只是不便催促。這時公子光自己提起美食,王僚忙說道:「哈哈,王弟有心了。哎,對了,王弟你今日所說的美食……」王僚話說了一半就看著公子光不說了。公子光會意,伸手往荷花池中一指說道:「王兄請往這邊看。」王僚順著公子光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水波蕩漾之處一顆小巧的腦袋從荷花叢中探了出來,正是公子光的寵姬婉兒。婉兒兩條光潔的手臂從水中伸出,瑩白的手指在陽光下緩緩舒展開來,恰似兩朵荷花緩緩綻放。

  婉兒在池水中緩緩游動,只見她仰躺在池水之中手足輕輕擺動,波光粼粼的池水就如同是她身上一件水晶的衣裙。婉兒悠然地游動在荷塘之中,翩翩然仿佛是水中的龍女一般。就在婉兒游到一座湖心亭附近時,突然一張大網撒向水中,一下子將怡然自得的「龍女」罩在了網中。

  正在悠然神往的王僚看到「龍女」被捕忍不住哎呦地叫了一聲,王僚自覺失態,對著公子光訕訕地一笑又向湖心亭看去。只見湖心亭中一個廚師打扮的男人正在收網,正是勇士專諸。專諸就像一個漁人一樣一點點收緊網繩,婉兒就被他牢牢套在了網中。看看網收得差不多了,專諸用手一提就將婉兒光潔的身子從水中提了出來。江南美女大多身材纖巧,專諸力氣又大,單手提著網中的美女倒真像是提著一條大魚。

  湖心亭中早就放著一套廚具,尤其是那個大得出奇的砧板更是專門準備的。

  專諸解開漁網,將婉兒放到砧板上,又用綢帶將婉兒的手腕腳腕在砧板的四個鐵環上綁了個結結實實。婉兒雖然早就有了面對死亡的準備,但是面臨屠宰時也不禁開始害怕起來。只見她兩顆潔白小巧的門齒將朱紅的下唇也咬得有些發白,白嫩的手指緊緊捏在掌心,纖秀的嬌軀因恐懼而微微顫抖,晶瑩的水珠也如珍珠一般從挺拔的胸脯上滾了下來。

  王僚手扶著欄桿探頭望向亭中,只見他神色儼然似乎正在擔心著砧板上的魚兒,若是旁人看了恐怕怎么不會想到他才是今天的食客。專諸卻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情,拿起一把磨得飛快的尖刀抵住婉兒小巧的肚臍,婉兒緊張得全身一顫,連呼吸也停頓了。專諸伸左手按住她平坦的小腹右手微一用力,只聽「噗」得一聲就像剖開熟透的西瓜一般刀尖已經刺進了婉兒的身體。

  婉兒只覺得肚臍一涼,刀尖已經進入了她的腹腔。婉兒事先已經服下了伍子胥的鎮魂丹,對疼痛的承受能力大大增強,而相應的對疼痛的感覺也變得更加敏銳。冰涼的刀鋒沿著她細膩的腹肌切割,婉兒甚至能夠感覺到一束束繃緊的肌絲像琴弦一樣被刀鋒割斷,劇烈的疼痛讓她忍不住昂起頭發出一聲悲鳴。

  婉兒一邊急促地喘息著一邊看向自己的肚子,只見白嫩的肚皮已經向兩邊翻開,粉紅的腹壁和嫩黃的大網膜在陽光下閃耀著奇幻的光澤。王僚看著美人剖腹的情景只覺心頭一陣悸動,他從來沒想過殺人也可以這么好看。他看著婉兒那被打開的肚腹向公子光打趣道:「王弟你看,這美人切開肚子露出軟肉的模樣像不像一只切開的甜瓜?」公子光仍舊十分恭謹地回答道:「王兄妙喻,您貴為君王,國中的臣民便都如同您栽培的瓜果,該當供您享用。」公子光的馬屁拍得王僚頗為受用,王僚一捋胡須哈哈大笑了起來。

  然而砧板上的婉兒可沒有水榭中的王僚那么好興致,看著那粉紅嬌嫩的腹壁,婉兒心中不由一陣悲傷。可憐自己從前也是大家閨秀,即便是家破人亡被公子光收留后也是錦衣玉食,今天為了報仇不但要赤身露體引誘仇人,連肚子里面的東西都被看光了。就算是開膛破肚,哪怕讓公子來處死自己也好啊。

  一想到公子光,婉兒因疼痛而慘白的臉頰上又泛起一陣紅暈。若真的是公子來處死自己他會怎么做呢?讓他看到這比自己皮膚還要嬌柔滑嫩的腹壁他會怎么做呢?會不會像撫摸自己的皮膚一樣愛撫這柔軟的肌肉,用手指在上面畫出一個個圓圈,每畫一個圈便在上面吻上一口,弄的自己身上癢癢的。想著想著,婉兒情不自禁地呻吟了起來,四肢也一陣不自主的扭動,那忸怩的神態讓水榭中的王僚一陣血脈噴張,拍著欄桿叫道:「哈哈,王弟快看,這美人兒被剖腹居然發起春來了。哈哈哈哈,王弟,待會你可得給寡人找幾個美人兒泄泄火啊!」沉浸在幻想中的婉兒并沒有聽到王僚的叫嚷,她還在想著公子光會如何愛撫自己。而一旁的專諸顯然沒有公子光那么溫柔,他那鐵棒般的手指掀起婉兒的腹壁伸入了腹腔。專諸手上的老繭如同砂紙一樣摩擦著婉兒的腹壁,強烈的疼痛一下將她拉回了現實。專諸雙手在婉兒腹中一探,十指張開托住滑膩的大網膜向上一撈,那黃澄澄的脂肪一下被他掀了起來。這一陣撕裂的疼痛更加強烈,婉兒驚叫著肚子向上一挺,那滑溜溜的腸子一下從她腹中溢了出來。

  專諸將大網膜放到一邊,伸手攏了攏溢出的腸子。柔軟的腸子在專諸的手中歸攏到一起,婉兒感覺著那溫暖滑膩的東西在自己身上掃過,那細膩柔滑的觸感竟然是來自自己的腸子。婉兒還沒來得及體會那奇妙的觸感,專諸一雙大手已經在她肚子里摸索了起來,那搜腸刮肚的感覺讓婉兒一陣陣想要干嘔。專諸摸了一陣找到了婉兒的胃袋,左手捏住胃袋和食管交界的賁門輕輕拉了拉,婉兒只覺得一陣翻江倒海的難受,張口想要叫卻只發出幾聲「咯咯」的怪響。這邊專諸已經找準了位置,用小刀輕輕一割就割斷了婉兒的食管。婉兒檀口一張,一股猩紅的鮮血順著嘴角淌了出來。

  專諸拿起毛巾為婉兒擦了擦鮮血又開始收拾起了那些腸子。一雙大手沿著肥美的大腸向下摸去,有力的手指一寸寸捏弄著婉兒柔軟的腸子,若不是婉兒事先已經將肚子里的穢物排了個干凈這下只怕非得丟丑不可。專諸三摸兩摸終于摸到了婉兒的直腸,他捏住滑膩的腸道照例扯了扯,婉兒臀胯間粉嫩的菊穴隨著他的扯動一陣陣收縮。專諸找準了位置又是一刀,婉兒整套腸胃就被他取了下來。

  專諸雙手捧起腸子放到一旁的水桶中,婉兒看著他一捧一捧地捧起自己的腸子暗暗可惜,自己柔軟的肚腹就是靠它們填充起來的,從前公子和自己云雨過后總愛枕著自己的肚子休息,可惜今后卻再也沒機會了。

  不一會,專諸已經清理完了婉兒的腸子,原本滿滿當當的小肚子幾乎已經被掏空。婉兒甚至能感覺到不斷有微微地涼風光顧自己的腹腔,就好像調皮的男孩在心愛的女孩耳邊吹氣撩逗他的小情人一般。專諸收拾完了腸子又探手伸進婉兒的下腹握住了她的膀胱,婉兒事先已經排光了尿液,空空的膀胱捏在手中就好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專諸三下五除二就把婉兒的膀胱連帶著腎臟摘了下來。

  婉兒看著自己那皺縮的膀胱不禁想起了小時候讓老管家帶著她去廚房看殺魚的情形。那時的廚師也是剖開魚的肚子掏空魚的腸子,那鼓脹的魚鰾就丟在地上,每次自己的哥哥看到都會搶上去踩破魚鰾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當時自己還覺得踩魚鰾很有趣,沒想到如今自己也會像魚一樣被人宰殺。

  所幸專諸并沒有把她的膀胱扔到地上踩破,他對這個矢志復仇的姑娘還是十分敬佩的。專諸又摘除了婉兒的肝脾,剩下心肺卻沒有動。這是婉兒事先特意拜托他的,她要多活一會親眼看著仇人授首才肯甘心。

  專諸又伸手握住了婉兒的子宮和陰道,現在這是她腹腔里最后一個器官,也是她最寶貴的器官,現在終于也要離她而去了。這些貴族的男人最是口是心非,床榻之上他們對此物愛個沒夠,穿上衣服卻又嫌棄它骯臟了起來。專諸揪住婉兒的陰道,尖刀在她胯下沿著外陰開始切割。婉兒也只能強忍著劇痛,任由他切下自己的寶貝。就在切割完成的時候,專諸忽然一個轉身,寬闊的后背正好擋住了王僚的視線。就是這一剎那的時間,專諸左手拉著婉兒的陰道一扯,將她整個陰部扯了下來,右手飛速地在砧板下一摸,摸出了那把后來聞名千古的魚腸劍。

  魚腸劍之所以叫魚腸劍就是因為它不像那些先秦兩漢的古劍一般厚重,它長不滿尺寬不盈寸,卻是切金斷玉鋒銳無比,天生就是一把刺殺用的利器。專諸為了準備這一天,這下飛手換劍的手法已經不知練了多少次,只不過一眨眼的工夫他就將魚腸劍藏進了婉兒的肚子里。

  為了不被看到劍光,專諸握住劍柄從婉兒被割去陰部的下身刺入,劍身在婉兒腹中刺透了脊椎直插入了椎管之中,而劍柄則藏在了婉兒腹中。專諸剖開婉兒的肚子時故意從肚臍下刀就是為了要留下足夠的肚皮遮住劍柄。

  ⊥在專諸割去婉兒陰道的時候婉兒還咬著牙強忍著,但是當冰冷的魚腸劍刺入椎管時,脊髓被鋒銳的劍刃所傷的痛感讓她覺得這一劍仿佛是直接刺在她的靈魂上一般。強烈的痛楚讓本已經十分虛弱的婉兒禁不住伸長了脖子發出一聲尖銳的哀號,兩條修長的玉腿也因為被切斷了和大腦的聯系奮力一蹬便如沒了骨頭一般癱軟在了砧板上。

  吳王僚被婉兒激烈的反應嚇了一跳,轉頭問道:「王弟,這美人怎地突然這樣慘叫?」公子光早已料到這一節,躬身說道:「王兄請看,那是廚師正在摘除她的女陰,這是她身上最嬌嫩的東西,她怎能不叫啊?」王僚又向亭中望去,只見婉兒正有氣無力地躺在砧板上,廚師模樣的專諸手中正托著一團嫩紅的肉球。那肉球他雖然不認得,但肉球下面的軟肉上連著的那兩片肉唇他可是再熟悉不過了,當即笑道:「哈哈哈,王弟所言甚是。日后再抓到什么女犯一定要讓她們也都嘗嘗這滋味!」專諸將婉兒的子宮放到一邊,拎起一桶清水緩緩澆在婉兒身上。這時的婉兒已經痛得失神,兩只眼睛呆愣愣地望著遠方,任由專諸為她洗去身上的血污。專諸生怕她就此死了看不到王僚的下場,那她之前的這番苦心可就白費了。于是伸手在她蒼白的臉上拍了拍,灑了些清水,婉兒這才回過神來。這時脊椎里的劇痛已經輕了不少,婉兒驚奇地發現自己的下身竟然絲毫也不覺得疼了,確切的說是什么感覺都沒有了。雙腿明明還在自己身上,她試著想動一動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婉兒并不知道這是因為她的脊椎斷了,恰巧她一轉頭正看到不遠處自己的那團女陰,不禁有些自嘲地想道:「孽障,沒有了你我連下半身都感覺不到了,難道女人長了下半身就是為了長你這么個肉洞?」〈看洗的差不多了,專諸拖過一只特制的大號烤盤,又從荷塘中采了些大片的荷葉鋪在烤盤中。這邊又將砧板上的婉兒解下來放到荷葉上,拿過一旁的蜂蜜一點一點涂在婉兒身上。身上涂滿了蜂蜜的婉兒在陽光下閃爍著黃金般的光澤。

  專諸又拿過一碗調味的醬料刷在婉兒的腹腔里。滴落的醬汁匯聚在婉兒腹腔里的傷口處,沿著魚腸劍滲入了椎管。被醬料刺激著的脊髓發出一連串強烈的電波不斷沖擊著婉兒的大腦,婉兒卻已經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默默忍受著煎熬。

  專諸涂好了醬料,用荷葉包住她那嬌嫩的身子,然后取過已經洗干凈的腸子捆住荷葉。這時的婉兒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裹在綠色襁褓中的嬰兒,只不過這件「襁褓」卻并非是用來迎接新生命,反而是要送一個妙齡少女下陰曹。

  【盤下的火炭已經點燃,一股股熱量透過青翠的荷葉灼燒著婉兒的身體。婉兒只覺得身上每一寸肌膚都好像被扎上了一萬根針,這時她有些慶幸自己的下身沒有感覺了,否則這劇痛恐怕還要翻上一倍。專諸為防止她死去,不斷換來濕毛巾敷在她臉上保護住她的頭顱。婉兒就覺得自己一次次被人從死亡的邊緣帶回,讓她感受這無盡的折磨。

  強烈的痛苦讓她的頭腦中開始產生了幻覺,她仿佛看到了早已死去的家人,看到了對自己百般呵護的公子光,恍惚間似乎又看到了獰笑著的王僚。隨著幻境的變化,婉兒的姣美的臉上也時悲時喜,時怒時怨,變換著不同的神情。

  也不知過了多久,婉兒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姑娘,醒醒,時候到了。」婉兒本能地神志一清,這是她和專諸約好的,刺殺王僚的時刻終于到了。對仇人的憎恨讓她的神志一下清醒了過來,連身上的痛苦也都消失了。她睜開眼睛只覺得周圍的景色分外清晰,她想要吸一口氣卻根本做不到,但她卻分明能聞道自己肉體散發著的香氣。她忽然想到自己一定已經死了,這就是鎮魂丹真正的功效,自己雖然死了,魂魄卻被暫時留在了頭顱里。

  王僚聞著烤肉的香氣,嘴角流下了口水尚不自知。公子光也知道時機已到,向王僚告個便就退出了水榭,王僚此刻一門心思都放到了美食上,哪管還他是屎遁尿遁。專諸看公子光已經離開,將婉兒移到一個大托盤上端起托盤走上了水榭。

  吳王僚強自保持著正坐的姿勢看著專諸,只見這個漢子相貌雖然粗野,舉止倒是謙恭得體,心中更是高興。專諸將盛放著婉兒嬌軀的托盤擺到王僚面前,輕輕撕破被烤得焦黃的荷葉,一股香甜的味道直鉆進了王僚的心里。專諸解開了全部荷葉,婉兒那烤成了金黃色肉體散發著一陣陣誘人的光澤。專諸一躬身道:「炙已備好,請大王享用。」王僚看著眼前這條美麗的烤魚哪還忍得住,舉起筷子說道:「好好,你做的很好。你叫什么名字?寡人一定重重賞你。」就在這時,王僚一瞥間卻看到婉兒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正瞪視著自己,一張俏臉上的表情無比猙獰,小嘴大大地張開仿佛要撲上來咬斷自己喉嚨一般。王僚吃著一嚇,「哎呀」一聲驚叫出來,身子向后一歪摔倒在坐席上,手中的筷子更是不知扔到了何處。

  專諸一見機不可失,一探手從婉兒的下身抽出魚腸劍縱身撲向王僚。王僚被婉兒的人頭嚇得呆了,又被專諸凜冽的殺氣所攝,想要拔劍反抗身子卻根本不聽使喚。就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間,魚腸劍刺中了鐵甲,只聽「哧」得一聲響火光四射,魚腸劍已經刺穿了王僚的心臟直從他背后透了出來。

  專諸一腳踏住王僚的胸口說道:「那你就記好了,我的名字叫專諸!」說著,專諸一揮手拔出了魚腸劍,王僚慘叫一聲死在當場。王僚胸前噴涌而出的鮮血正濺到婉兒的臉上,婉兒嫣紅的舌尖伸至唇邊舔舐了一下那又腥又咸的血液終于也閉上眼睛安息了。

  園外的衛士們聽到王僚的慘叫也顧不得什么詔令了,紛紛拔出兵器沖了進來。

  專諸對著公子光的空坐拜了一拜說道:「專諸幸不辱命,祝公子早成霸業!」說完,專諸挺起魚腸劍怒喝一聲沖向了王僚的衛士。

  后來公子光果然做了吳王,就是史書上記載的吳王闔閭。闔閭做了吳王之后一件一件履行了自己的諾言,他厚葬了婉兒并為她全家平反,建造了一座專諸塔讓專諸的勇士之名流傳千古,又用孫武為將攻破了楚國為伍子胥報了仇。只不過用人做烤魚這種事畢竟還是見不得人的,闔閭當然也沒有讓這件事流傳出去。史書上只寫著「專諸進炙刺王僚」,卻沒寫這「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千百年后,闔閭,伍子胥,專諸,魚腸劍,這四個名字還被人們津津樂道,「婉兒」是誰卻再也沒人知道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