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殺手的淫心
殺手的淫心

殺手的淫心

我仰面朝天躺在寬大的席夢思床上,微微閉著眼睛,一口一口悠長地抽著香煙。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是有節奏的三長兩短,然后啪的一下,好像有人用手掌拍了一下木質的門板,門無聲無息地悄然開來。

  幾乎沒有聽到腳步聲,但是在來人走到床前三步遠的地方時,我開口了:「送貨的人來了嘛?妮兒。」一邊說話時,一邊側過腦袋,望著站在床邊的少女。

  這是一名漂亮的白種女孩,金黃的長發卷曲著,如同閃光般耀眼,她穿著一件帶紅色條紋的露臍小背心,將那對足以自傲的碩大乳房裹得更加美麗,下身一條有些泛白的牛仔短褲,緊繃著豐滿的肥臀,卻將一雙健美的大腿暴露無遺。

  她有些氣惱地盯著我,卻沒有說話。我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床頭的乳白色木柜上敲了幾下,笑道:「都是自己人了,直接進來就好了,何必躲在門后面呢?」一名很英俊的青年邁開瘦長的腿幾步就跨了進來,一邊把拿著的一個棕色手提箱扔在靠墻的圓沙發上,笑瞇瞇的道:「您老人家不開口,我們當小弟的怎么敢隨便進來呢。」女孩微微皺起了彎彎的秀眉,對于他的這種油腔滑調顯出討厭的表情。青年的眼睛很尖,回頭作出一副傾倒的樣子:「哇,幾天不見,夢妮小姐又漂亮了很多耶!真讓人難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然后長長地吁出來,青年馬上道:「除了夢妮小姐,我看也沒誰能夠配在老大身邊了。」我注意到夢妮神色一動,明顯對這話很受用,她有些下意識地挺了挺高傲的酥胸,帶起一陣輕微而誘人的顫動,一下子就將青年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我冷冷的道:「流風,我要的東西呢?」

  青年全身一抖,慌忙道:「在在在,我都給您老人家準備好了的。」一邊說一邊回頭去找剛才丟在沙發上的箱子。我道:「不必了。」流風馬上停下來,直挺挺的站好,我接道:「你辦事,我還是很放心的,呵呵。」流風聽著我干巴巴的笑,覺得心底一陣發麻,道:「為老大辦事,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頓了一下,「那我就先走了。」我輕咳了一下:「不要這么急著走嘛。」流風停下腳步,低頭哈腰的道:「老大還有什么吩咐?」我打開床頭柜,在里面大堆的花花綠綠中抓了一把,道:「辛苦了,回去喝一杯吧。」流風疾步上來雙手接下:「謝謝老大。」我擺了擺手,他連忙轉身離去。

  夢妮微笑了:「還是你有本事,這小子什么時候都是吊兒郎當的,連孟叔也拿他沒辦法,可是你臉一沉下來他就怕了。」我嘆了口氣:「那也制不住你呀,怎么就沒見你害怕?」夢妮走到床頭,提起柜上的大玻璃曲頸瓶,倒了兩杯鮮紅的液體,側身坐在床畔,將其中一只細腳杯放在我胸膛上,抬手輕輕呷了一口。

  我伸手摸上她豐盈的大腿,輕輕揉捏著,感受著手掌中那種溫柔嫩滑的感覺,真是一種極舒服的享受。女孩身子輕輕戰栗著,不自禁地扭動著臀部,手中的液體也幾乎撒了出來。

  在完全沉醉之前,她顯然勉強提起了精神,低聲問道:「最近又有任務了嘛?」我停住作怪的大手,吸了口煙,淡淡的道:「沒什么,一個小CASE。」夢妮道:「是孟叔的意思嘛?」我微笑了:「有關系嘛?」夢妮皺起眉頭:「他不是說了以后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去辦事的嘛?」我道:「是呀,怎么了?」夢妮嗔道:「那你這次又?」我笑起來:「這次?我有說過是一個人去嘛?」夢妮一愣:「我問過阿文他們,沒有誰跟你一起行動的呀。」我笑著看她,沒有說話。女孩怔了怔,臉上開始有些茫然,然后逐漸轉現出驚喜的神色,望著我笑道:「不會吧?

  難道你要跟我……「不等我有所動作,她忽然甩掉手上的酒杯,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撲在我身上,又笑又蹦起來。那一對豐碩緊貼在身上,讓我幾乎一下子噴出鼻血來,同時覺得胸口一涼,那杯酒已經全部倒在了我身上,不由驚叫起來:」哇,我的八二年的紅酒呀~~~「我上身套了件黑色的汗衫,下面是一條肥大的游泳短褲,雖然腳上的一雙大旅游鞋跟游泳池有些不太協調,但這身打扮在戲水的人群中,也并不十分特異了。

  我一邊哼著有些走調的流行歌曲,一邊慢悠悠地從寬大的游泳池邊走過,眼睛不時色咪咪地落在穿著三點式泳裝的性感美女那高高的隆起和豐滿的撅起上。

  我的雙手扎在褲腰帶里,脖子上一條閃亮的金色項鏈隨著我的腳步晃動,有點眼力的人只要稍微瞟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不過是面上鍍了一層的假貨,不過分量看上去倒是挺沉。

  我蹲在水池邊,很專心地注視了一會兒游泳池里面的水,仿佛要觀察是否有什么特殊物質,一會兒又坐在靠墻的涼椅上,有些無聊地喝著一瓶檸檬汽水,當然眼睛依然沒有離開過水池周圍的各色美女們。對面一名身穿紅色泳裝的女孩,正坐在水池邊,把一雙雪白的腿腳垂在水中,輕輕撥弄著水花。

  仿佛是感受到了我火熱到有些放肆的眼光,女孩向這邊瞅了一眼,發現了打扮得小混混一般的我,皺起了眉頭。能夠得到美女的注視,我小人得志般的笑起來,向她舉了舉手中的汽水瓶。

  女孩不悅地沉下臉,涌起了一股怒氣,仿佛要發作的樣子,但是旁邊走過來應該是她同伴的另三名女孩,前面的兩個,一個穿著藍色的一截頭泳衣,另一個則是火爆的三點式黑色泳裝,緊緊住豐滿的胴體上最神秘的地方,卻依然讓大半雪白細膩的胸脯現露出來,在泳裝的黑色映襯下,顯得更是誘人。走在最后面的是一名穿著白色泳衣的女孩,看上去才不過十六七歲的樣子,身材還沒有完全發育開來,但是那股天生的美人胚子卻無法隱藏,如同正要綻開的花蕾般,更增添了讓人心動的感覺。

  想不到在這個小小的游泳館,居然一下子出現了四個極品美女呀!

  紅衣女孩很快就跟后來的三名女孩聊起了什么,從她們不時瞟過來的眼睛看,一定是談到我了,藍色泳衣的女孩顯得很氣憤的樣子,而那名黑色泳裝的性感女郎則投過來冷冷的不屑一顧的目光,看來是個很高傲的女人,最后的白衣女孩則明顯還不夠成熟,看向我的眼光居然帶上了點好奇。

  我依然用著百無聊賴的姿勢坐著喝我的汽水,已經是第三瓶了,時間也不早了,游泳館里面的人逐漸稀少下來。

  我站起身,去衛生間放松了一下,再回來時,剛才那艷麗奪目的四位美女已經不見了。

  我還是慢悠悠地溜達著,走到游泳池的盡頭,推開一扇掛著專用字樣的牌子的小門,飛快地打量了一下,發現沒有人注意到我,就閃身進門,順手將門帶上。

  在一排衣柜前的長條椅上,剛才沒好氣瞪我的那名紅色泳裝的漂亮女孩正用一塊雪白的大浴巾拭擦著,聽見動靜抬頭看過來,發現是我這個讓人討厭的家伙,美麗的臉龐上涌起一片怒氣。

  在她要開口喝罵前,我搶先用一種花癡的語氣道:「啊,親愛的紅雨,我終于找到你啦!」紅雨明顯的一怔,她緩緩放下浴巾,望向我的目光變得凌厲至極:「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沒有回答,而是急切地走近幾步,用熱情如火的聲音道:「其實,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喜歡你了,從看見你的第一刻開始,我………」紅雨沒有理會我的風言風語,打開面前的衣柜,翻動著里面的衣服。

  我如同變戲法般地不知道從哪里刷地抽出一支有些發皺的玫瑰花,走到她的身邊,雙手將花送在她的面前:「請您允許我忠誠地為您獻上這朵代表著我的……「

  我的話沒有說完,紅雨的手從衣柜中抽回,向我面前一揮,一抹閃亮的白光帶著寒冷劃過,我手中的玫瑰從花萼處折斷,鮮紅的花朵緩緩倒下,向地上墜落。

  紅雨好像很滿意自己這威懾的一刀,她露出這下你知道厲害了吧的表情,剛要開口將我怒斥出去,但是,她的臉色馬上大變!

  我的左手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扣住了她揮刀的手腕,同時,我的右手如同鐵鉗子一般捏住了她那細嫩的脖子。

  紅雨的臉龐上浮起了驚恐的神色,她幾乎在還沒來得及有任何反應的時候,已經落入了我的手中。我笑了,依然是那種帶著無賴表情的笑容,此時在紅雨的眼中看來,帶上了一種怪異的詭秘:「紅雨、藍月、黑蓉、白潔,四位美人我都非常喜歡,我決定,第一個好好的愛的是,你。」說話間,我的左手扭動紅雨的手腕,帶著她的雪白的手臂,帶著她小巧的手掌,帶著她手中閃亮的匕首,轉向她那在紅色泳衣包裹下平坦結實的小腹。

  紅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手中的匕首捅向自己下身柔軟的小腹,她一瞬間想到至少四種反擊的方法,但是卻吃驚的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動彈!我的右手五根手指捏住了她的玉頸,仿佛也扣住了她全身的經脈,讓她一絲一毫也無法動彈,甚至想拋下手中的匕首也無法做到。

  她忘記了驚叫,她覺得自己仿佛在做夢一般,剛才在自己眼中渺小得如同一只耗子般的這個無賴,現在居然將紅雨這個自認為身手高強的少女完全掌握在手中,讓她連掙扎都做不到,讓她只有瞪大那美麗的黑眼睛,束手無策地看著自己手中的匕首,飛快地戳進自己的小腹。

  雖然看起來并沒有非常用力,但是那柄將近一尺長的冰冷鋒利的匕首,噗地一聲完全捅進紅雨平坦的小腹中!

  紅雨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無法置信地看著我,半晌才發出一聲痛苦地哀呼,隨即如同被割破了喉嚨的小母雞般嘎然而止。我的右手一下子收緊,死死捏住了她的咽喉。

  紅雨在我的手掌下發出一陣動人心魄的痙攣,她全身每一塊肌肉都顫抖著,鮮艷的血從她小腹上插著的匕首周圍涌出來,比她身上那件大紅色的泳裝更加紅,那是一種濃濃的暗紅,是血漿的顏色。

  紅雨猛地一挺身子,發出咕啊的斷氣聲,我手一松,她就軟綿綿地攤倒在地上,又抽搐了幾下,身子再次向上挺了挺,終于不動了。

  我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很順利的干掉了一個,而且是據說最厲害的一個,看來這次任務不像預料的那樣困難嘛。

  我的目光有些留戀地在紅雨那豐滿的大腿上徘徊了一下,轉身走向通往內室的小門。

  離小門還有兩三步的距離時,門突然從里面被打開了,那名先前我看到的穿著藍色一截頭泳衣的女郎從里面邁步出來:「雨姐,怎么了?我聽見……」我一個箭步上前,左手按向她的櫻桃小嘴,右手抓向她的手臂。

  但是顯然這位叫做藍月的女孩反應是一等一的快捷,她在還沒有明白發生什么事情的時候,已經飛快地隔開開了我伸出的手,同時微微弓起身子,如同出籠的母豹子般盯著我,一柄同樣閃亮的匕首出現在她的纖細的掌中。

  我擔心她會發出驚叫招來其他的人,這也是我一開始就準備捂住她小嘴的原因。很高興的是,雖然她格擋開我的手,卻好像打算一個人對付我,讓我放下了不少心。

  因為長椅擋著,藍月沒有看到躺在地上的艷尸,但是我突然出現在這個本不應該是我出現的地方,原來應該在這里的紅雨又沒有動靜,藍月下意識地感受到了危險。她發出低低地冷笑:「小癟三,我剛才就看你不順眼了!」我微微聳肩,然后突然之間起腳,飛踢她持刀的手腕!

  藍月仿佛早就預料到我的舉動,身子稍微向后一閃,精確地躲開了我全力踢出的一腳,而我則因為用力過猛,隨著慣性向前打了個踉蹌,身子側了過來,將半個后背露給了對方。藍月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向我的后背扎下!

  然而,我并沒有像一般站不穩身形的人那樣努力保持站立,我猛地向下一蹲,動作流暢至極。當藍月醒悟到我一開始就是故意的時候,她以為必中的一刀已經從我頭頂劃過。我以一腳為軸心,身子飛轉,同時右手成拳,直直地擂在了藍月平坦美麗的小腹上!

  藍月啊地一聲哀呼,身子如同蝦米一般弓起來,我這一記直拳正打中女人柔嫩的小腹,讓她疼得冷汗都冒出來了。我一閃已經來到她身后,結實的左臂摟住了她細嫩的脖子,猛力向后一帶,藍月被我勒得直起身子,我用胸口向前頂起,同時手臂繼續向后用力勒緊,藍月整個人被我拉得雙腳離開了地面,身體成一個前弓型,彎成一道優美的弧線,挺得最高的就是她那漂亮的小腹!

  我的右手早已捏住了她拿著匕首的右腕向回一圈,帶著她的手臂,將她手中的利刃送入了她高挺的小腹之中。

  藍月只覺自己那柔嫩的小腹中一道冰涼飛快地鉆進,在她肥美的腸子中穿過,帶起一種奇異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踢蹬著雪白豐腴的大腿,扭動起腰肢掙扎著。

  我沒有給她太多的時間,右手一用力,將整個匕首全部戳進她的肚皮中,同時左臂收緊,藍月那美麗的肉體在我的懷中痙攣著,歡快地踢蹬著,一挺一挺地掙扎著,然后是全身一緊,僵直了幾秒種,就迅速癱軟了,再也沒有動彈。

  我依然緊勒著這具豐腴的肉體,房子中靜下來,一陣輕微的滴答聲響起,藍月臨死的時候失禁了,淡黃色的尿液從她的襠部灑出來,滴在了地板上。

  我松手放下已經完蛋了的藍月,回身拉開通往內室的門。

  這個房間沒有人,我走向通往下一個房間的門,心中涌起一絲慎重。

  一名穿著三點式黑色泳裝的性感女郎已經站在房間中,用著她那高傲的冰冷眼神看著我,仿佛看著的是一條狗。

  我的全身一下子完全繃緊。

  她們四個人的更衣室是相通的,既然我在殺死紅雨的時候,藍月可以趕過來,那么雖然我干掉藍月的時間很短,黑蓉也是來得及在我的匕首捅進藍月肚皮的時候趕到的,顯然她已經發現藍月完蛋了,自己來不及救人,就干脆退回來,收束心神,準備在最佳狀態下與我交手吧。

  好像,遇上了一個比較難纏的女人呢。我瞇起眼睛。

  黑蓉依然冷酷而輕蔑地看著我,好像并沒有喊人來幫忙的打算,也沒有準備向我動手,仿佛就用這種一萬個瞧不起的眼神,已經足以將我殺死似的。

  我從一進入房間就緊繃著的身體,突然一下子完全放松開來,又恢復了那副地痞無賴的神情,前后變化之快,簡直如同兩個人一樣。

  黑蓉冰冷的目光中掠過一絲驚異,她明白眼前的人不是依靠「夢幻之眼」的精神攻擊可以對付的,不動手是不行的了,她收回冷漠的氣息,緩緩抬起手中閃亮的匕首,擺出了凌厲的進攻式。

  我向她一攤雙手,擺出一個自認為很酷的造型,在黑蓉的眼中則是一種明顯的挑肆,她清叱一聲,匕首劃破兩人之間的空氣,帶著尖銳的呼嘯向我刺來。

  幸好她的身手并不如同她的眼神那樣凌厲和高明,也許,正是因為太過于注重「夢幻之眼」的精神修煉,讓她的身手反而是相當的差。畢竟是女人,平時只要使出眼神就可以征服敵人,又何必去進行要一身臭汗的苦練呢。但是,當遇上同樣是精神攻擊高手的我的時候,她的命運就注定是完蛋了。

  如果不是她的身材實在是太惹火,如果不是她的胸部實在是豐碩,如果不是她的大腿實在是迷人,如果不是她的肉體在動作中實在太讓人陶醉,我幾乎一招就可以將她干掉。雖然如此,我最后還是從背后環住了她光滑細膩的脖子,另一只手也扣住了她持刀的手腕。

  要捅死這樣性感的尤物,真的有些可惜呀,不過我的時間不多了呢,今天的主要目標還沒有找到,沒法再耽誤了。

  黑蓉還在不甘心地踢蹬著大腿,來回扭動肥美的臀部掙扎,肉體的摩擦讓我得到更多的快感,心里也更是舍不得就這樣干掉這個美女。不過時間不等人,我嘆息著,捏著黑蓉握刀的手,向她性感的肚皮上用力捅去!

  一種莫名的直覺讓我飛快地轉身,正看到穿著白色泳裝的最后一名女孩用力的一刀向我刺過來。

  我的轉身顯然并不在這個叫做白潔的女孩預料中,她完全無法收住式子,手中的匕首繼續刺了過來,而由于轉身,現在在我身前面對著她的,是穿著三點式黑色泳裝的性感的黑蓉。于是,白潔手中那柄近尺許長的匕首,完全地捅進黑蓉胡亂踢蹬著大腿而張開的襠部,那被高腰三角泳褲緊繃著的鼓鼓的肥大陰阜之中!

  黑蓉那被我緊勒住的脖子深處發出一陣低沉而痛苦的呻吟,她的額頭上冒出豆大的冷汗來,她知道,自己的女性生命已經完全被剪除了!

  罪魁禍首,就是眼前這名青春活波的小妹妹!

  黑蓉那美麗的眼睛中射出惡毒的光芒,用力一腳蹬向面前呆呆立著的白潔。

  白潔已經被自己失手捅進姐妹陰阜的匕首嚇得目瞪口呆,完全沒有想到防范,于是,黑蓉這垂死的全力一腳,正正地踢中了她穿著白色泳裝的嬌軀下部,兩條大腿之間那微微隆起的私處!

  白潔完全沒有任何的思想準備,在這一擊之下發出了痛苦的哀呼,放開匕首,兩腿并攏,雙手捂住襠部,栽倒在地板上,扭曲著掙扎起來。

  我被黑蓉的舉動嚇了一跳,放開手臂,黑蓉扶住刺入她陰阜的刀把,仿佛想要將它拔出來,但是卻顫抖著沒有那種勇氣,奇異的感覺緩緩彌漫她的全身,她娉娉婷婷地扭倒下去,歡快地踢蹬著,扭動著,發出一陣又一陣動人的痙攣,手上不自禁地用力,居然將匕首更向自己的陰阜中捅進去,直至沒柄。她用力向上挺起身子,不甘心地大力踢蹬了幾下那對潔白如玉的豐滿大腿,終于停止了掙扎和享受。

  這個迷人的尤物終于結束了自己美麗性感的生命。

  我走到還蜷曲在地板上的白潔身邊,這個漂亮的女孩緊緊閉著可愛的眼睛,小嘴唇微微蠕動著,從那皺起的秀眉和戰栗著的胴體,可以看出她正忍受著一波波的奇異的痛苦。

  輕輕嘆了口氣,不錯的女孩呀,可惜我真的沒有時間了呢。我左手用力撫開白潔緊緊捂住襠部的雙手,同時右手從黑蓉那里奪下的匕首準確而迅速地直直刺入女孩那剛剛發育起來的小陰阜!

  白潔發出一串不知是痛苦還是快美的呻吟,在我耳中聽來是如此的撩人心魄,冰冷的匕首輕易地刺穿了她的處女膜,白潔仿佛一下子告別了少女時代,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女人,她扭曲著,痙攣著,作出很多撩人的動作,但是動作越來越微弱,終于在一次猛力的踢蹬之后,她全身一松,放棄了掙扎,再也沒有動靜了。

  這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就這樣結束了自己花朵般美麗的少女生命。她那紅蘋果的臉蛋上,洋溢著歡快的紅霞,漂亮的大眼睛向上瞪起,眼角還殘留著一滴快美的淚珠。

  我站在門口,情不自禁再次回頭欣賞著躺在地上的兩具艷尸,一個是那么的性感撩人,一個是那么的青春動人,都是美麗的女孩呀,也許能夠在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刻結束,也是一種幸福吧。我突然有點不敢去看白潔面頰上那滴晶瑩的淚珠。

  任務還沒有完成,真正的目標還在后面呢。

  徐麗婭,你的末日來了。

  我在心底默默念著,堅定地推開了進入下一間的小木門。

  通過盤旋的旋梯,我上到二層,我感覺自己的心跳有些快起來,催促著我的腳步也隨之加快,向著走廊盡頭邁去。

  我伸出手,抓向身前的圓形門把手,正準備推門而入的時候,突然下意識地飛快收手。

  幾乎與此同時,一股冰冷的寒氣從我身前掠過,盡管我已經及時反應后退,隨著一串飛揚的血珠,我的手臂上還是被劃出一道狹長的傷口,幸好并不是很深。

  我完全不去注意手臂上的傷口,流暢地飛身后退,立定身形,這才打量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一名女孩。她穿了一身紅白相間的條紋泳裝,齊耳的短發讓她顯得很有精神,身材勻稱,此時正雙腿微分,兩腳不丁不八地站著,一手叉腰,一手在身前晃動著明亮的匕首。

  她以一種很輕松的眼光看著我:「小伙子,身手不錯嘛。」我感覺有些哭笑不得,她怎么看也不會超過二十歲,居然就用這種大姐的口氣說話了?我剛剛準備開口說些什么,突然猛地向后一閃,幾乎在此同時,一道白芒自我身前飛閃而過!

  在我收住腳步準備反擊之前,她的匕首已經再次收回身前,依然悠然地晃動著,仿佛剛才那凌厲的一擊根本沒有發生過似的,而在看似隨意的晃動中,她的匕首卻一直在對我構成無形地壓力,我感覺仿佛一條毒蛇正窺探著我的任何一絲破綻,然后兇猛地撲上來,我已經不得不盡力控制自己的身形,更沒有余力來對她發動攻擊了。

  她還是很悠閑的口吻:「閃得還行,樓下我的幾個姐妹都被你干掉啦?」我感覺額上滲出汗珠來,這個仿佛鄰家女孩般的女郎,居然能夠一邊談笑自若地說著話,一邊就發出最狠毒的攻擊來?我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緊盯著她晃動的匕首,希望能夠發現一點松懈,我沒有時間,也沒有資本在這里跟她耗著,作為一名殺手,如果無法殺死對手,就讓對手殺死好了。

  她繼續聊天般的說著:「我是彩虹組的張彩環,你叫做什么名字?」彩虹組?我的腦海中迅速找到有關的資料,同時心神為之一震,難道?

  在我失神的一瞬間,張彩環手中的匕首如同活物一般,靈巧地劃過兩人之間的距離,眨眼之間已經來到了我的胸前。我雖驚不亂,左手急抬,格向刺來的匕首,我對自己的出手速度很有信心,絕對可以在對方的匕首刺中之前擋住攻擊。

  然而,幾乎在我的手臂與彩環持刀的手腕相觸的瞬間,她那纖細白嫩的小手突然一圈一轉,居然就輕而易舉地晃開了我阻擋的手臂,我可以感覺到刀尖的寒氣急涌而來,讓我對應的那片肌膚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我的另一只手雖然也做好了反抗的準備,卻好像還是慢了一步,雖然我可以在這一刀對我造成致命的傷害之前退開,但是受傷是絕對逃不了的,而從彩環的身手看,即使一對一單挑,我也未必有十足把握戰勝她,若是受傷之后,我就該為自己的小命考慮,恐怕只有夾著尾巴逃跑了。

  幸好,雖然張彩環身手高強,卻沒有想到,我并不是獨自一人來的。

  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隱身在暗處的夢妮出手了。

  我很少見過夢妮在實戰中出手,如果一定要我形容的話,真的很像是一只美麗的母豹子,敏捷流暢,簡潔有力。

  她一撲出,所發出的氣勢,就讓彩環不得不收回了刺向我的一刀。彩環可以感覺到對方這突然一擊的凌厲,自己如果繼續出刀,就會以力竭之勢面對全力的一擊,不死也得重傷,權衡輕重之下,只有收刀后退,回護自身。

  夢妮并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一連串迅猛的拳腳如同暴雨般向彩環傾瀉而去。

  彩環努力防御,卻一直無法緩過一口氣反擊。兩名女孩你來我往,一個攻得刁鉆,一個守得周密,居然斗了個旗鼓相當。

  我吁了口氣,好整以暇地看著粉拳秀腿飛揚,真是絕妙的享受呀,嘿嘿。

  夢妮顯然注意到了我那陶醉的表情,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手下已經加緊了攻擊的力度。彩環揮舞匕首,全力招架。兩個人堪堪又斗了幾個來回,突然白光飛閃,彩環手中的匕首已經被脫手擊飛,她大吃一驚,不及反應,夢妮如行云流水般大下蹲然后掃堂腿,正擊中彩環的腳踝,將她仰面朝天掃倒在地上。夢妮的右手五指成爪,準確有力地扣向彩環的咽喉,彩環那美麗的頭顱向后仰起,一雙豐滿的大腿胡亂踢蹬了幾下,身子一挺,眼看就要斷氣了。

  我飛身過去接住匕首,翻過來,一刀直刺彩環因為倒下時兩腿大張而露出的襠部鼓鼓的陰阜。

  一條雪白健美的腿突然飛踢過來,正中我的手腕,我勉強忍住才沒有將匕首脫手掉下,抬頭正看到夢妮帶怒含嗔地盯著我,我護住手腕,生氣地道:「你干什么?」夢妮沒有吭聲,還是狠狠地盯著我,我也狠狠盯回去,她突然低低地罵道:「死色狼!」一拳正中我胸口,我措手不及,被打得連退幾步,仰面坐倒在地。

  夢妮正準備上前一步,本來躺在地上讓人以為幾乎斷氣了的彩環突然飛身而起,緊收腰際的右拳直直打在夢妮那平坦結實的小腹上!

  這爆發性的一擊讓夢妮如同折斷的蘆葦般弓下身子栽倒,彩環惡狠狠的雙手成環,扣住夢妮那光潔的玉頸,用力掐緊,夢妮拼命扭動著身子掙扎,卻無法掙脫彩環對自己的窒息。

  我從一開始的打擊中反應過來,站起身子的時候,夢妮已經翻了白眼,身子挺了挺,就不再動彈了。我怪叫一聲,揮刀直撲過來。

  張彩環放開手中已經靜止的夢妮,直起身子面對著我,眼中閃過不屑的光芒。

  她的表情很快變成了驚異,因為地上本已經兩眼翻白的夢妮不知什么時候貼在她身后,用修長的手臂勒住了她的脖子。

  彩環雙手去抓緊勒自己脖子的手臂,同時準備抬腿后踢,擺脫身后的襲擊,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我的刀割破空氣,帶著白芒噗地捅進了她的小腹!

  仿佛是一瞬間,又仿佛是很久,彩環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動作,整個人完全靜止,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眼神,望著眼前,卻并不是在看我,而像是在看著虛空般,她的咽喉深處發出低低的聲音,如同呻吟又如同嘆息。

  夢妮依然從后面緊緊勒住她的脖子,我從前面用力將匕首完全戳進她的小腹,直至刀柄頂在了她的肚皮上,鮮艷的血液越來越多地從傷口處涌出,順著她光潔平滑的小腹,流過她那緊繃的泳裝,在她的襠部聚集起來,然后滴滴答答地掉到地上。

  三個人保持著這種「親密」的姿勢,靜止著,誰都沒有動彈。

  然后,仿佛是突然從睡夢中醒來般,彩環全身發出一波波動人的痙攣,她向上踮起腳尖,身子前挺,美麗的臉龐滿是紅霞,翻著白眼向后仰去,隨著一串模糊不清的哀呼,她的襠部突然涌出大股的淡黃色液體,從緊繃住陰阜的泳裝邊緣淌出來,嘩嘩地灑在地上。

  張彩環保持著這個僵硬的姿勢幾秒種,就迅速癱軟下去,我松手放開刀柄,同時夢妮也收手后退,兩個人看著彩環美麗的肉體失去了支撐,如同稀泥般扭曲了幾下,仰倒在地上,她無意識地抽搐了幾下,終于停止了呼吸,這個高強的女郎,終于也結束了自己美麗而強橫的生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