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朱九真與武青嬰
朱九真與武青嬰

朱九真與武青嬰

當天晚上,朱九真在房間里不停的來回走著,想到當時張無忌對自己所做的事。

  不由得怒氣沖沖,若不是父親朱長齡看出了張無忌那個臭小子對自己有興趣,爹也就不會要她去照顧張無忌的生活起居,本來想讓張無忌因此而色迷心竅,到時候就可以得到屠龍刀。

  要不是自己受到命令照顧張無忌,也就不會綁手綁腳,大可以將張無忌當場擊斃。

  何以會因此而失身?

  若是計劃可早兩、三天進行?

  若是自己可以不去理會張無忌?

  那麼今天的一切或許就不會發生了……

  朱九真:唉……這件事若是給其他人知道,尤其是表哥。那表哥一定不會在理我了,還有那個武青嬰更是會趁虛而入、趁機跟表哥煽風點火。別說不可以和表哥有結果,還有我朱家的名聲……朱、武兩家都是名人之後,先前曾有提過朱家先祖是朱子柳,朱子柳是一燈大師的高徒,在大理國官居宰相然後還曾助郭靖郭大俠義守襄陽名揚天下,而武青嬰先祖是是武三通的後人,屬於武修文一系。

  武功原屬一路,但兩家百馀年後傳了幾代,兩家所學便各有增益變化。武敦儒、武修文兄弟拜大俠郭靖為師雖然也曾經學過一陽指,但是武功較靠近九指神丐洪七公一派剛猛的路子。

  朱武二女年齡相若,人均艷麗,春蘭秋菊,各有春秋,家傳的武學更是不相上下,兩三年前就給附近一帶的武林中人合稱為雪嶺雙姝。她二人暗中早就較勁,偏偏衛璧天生好色,還打算要魚與熊掌同時兼得。

  因此只要三人走上了一起,面子上看來都是客客氣氣,但是二個人唇槍舌劍,誰也不肯讓對方多占點便宜。

  只是武青嬰的個性較為含蓄不露,因為她和衛璧兩個人是同門一起學藝,而且還朝夕相見,所以她也自認為比起朱九真自己不知占了多少便宜,但是不知道衛璧是怕師父責怪還是比較喜歡朱九真。

  先騙了朱九真的身子後,才對武青嬰下手,但兩個人都不知道這件事,還得意洋洋的以為已經先占了上風,日後一定不會輸給了對方。

  朱九真: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才好?應該早點殺了張無忌才行。可是……此時,叩、叩、叩、有人在敲朱九真的房門。

  朱九真連忙擦拭淚痕,說道:這麼晚了是誰?請進。然後來人開門進入,居然是武青嬰。

  武青嬰:你好,真姐,還沒有休息嗎?

  朱九真臉一沉,問道:青妹,這麼晚了,你來有什麼事?

  武青嬰:真姐,不要生氣,我有一個秘密要跟你說喔。

  朱九真:有什麼事你就說吧!我要休息了!

  武青嬰:是這樣的,今天我閑的無聊,所以到處走走。結果走著走著,在紅梅山莊一個角落里,看到了……聽到武青嬰說到這里,朱九真已經臉色大變,顫聲問道:青妹,你……你看到了什麼……武青嬰:真姐,明人不說暗話,我就開門見山。你和張無忌做的事我全看見了,我本來還不敢相信的,但是定神一看才發現真的是你。你不是很喜歡師兄嗎?

  怎麼還和張無忌這小子做了這種見不得人的事?難不成真姐你和張無忌已經日久生情了?真想不到,堂堂紅梅山莊大小姐居然喜歡乞丐,哈……真是讓人完全想不到……朱九真:你胡說什麼?沒有這種事!

  武青嬰:是嗎?真姐,做事要敢作敢當。我什麼都看見了,不如我們找張無忌來對質如何?

  朱九真:你……此時朱九真臉色已變,面露殺機,雙手不自主的握緊雙拳。

  武青嬰:真姐,你握緊雙拳想要做什麼?別忘了我們實力相當,一、兩百招內難分高下。若是驚動了他人,你可不好交代吧,再說,我之所以此時找你,可不是想和你一決生死。

  朱九真:你……你想怎麼樣?

  武青嬰:真姐,我就是要你說這句話,其實也很簡單,真姐你以後不可以再纏住師兄。師兄是我一個人的。

  如果你不肯聽,我就把你和張無忌的事告訴師兄。你想師兄知道的話會如何看待你?就算師兄一時不相信,日後難保心里不會留下疙瘩。我也不想做到這麼狠,你只要不再纏著師兄,我可以保證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朱九真聞言如晴天霹靂,她深深愛著衛璧,實在不愿意就此放手。

  何況把柄已經落在了武青嬰手上,以後自己一定永無翻身之日,這一生一世如果要被武青嬰壓在腳下,那還不如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此時的朱九真可說是遇到了生平最大難關,自幼嬌生慣養的,誰敢給她氣受?

  誰敢威脅她?

  真可說不知如何是好。忽然之間,一個惡魔般的想法閃過腦海。

  朱九真心想:武青嬰……你……這是你自找的,可別怪我。

  朱九真:好,青妹,你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一下。這里隔墻有耳,等會二更時分,你到還水閣等我給你回覆。

  武青嬰:真姐,你說要考慮。你真的以為……算了,二更時分,我到還水閣等你。你可別爽約喔。

  說完武青嬰便笑瞇瞇的離開了房間,自認朱九真已經沒有任何選擇的馀地。

  以後師哥就是她一個人的,讓她拖這一點點時間也無所謂。長久以來以來的競爭終於可以劃下休止符,日後可以和師兄兩人雙雙對對……想到這里不自覺小穴濕潤起來。

  完全失了防衛之心,也注定了武青嬰的命運。在武青嬰離開後,朱九真也跟著離開開始實行她的計劃……另一方面,此時的張無忌正在房里休息。每當寒毒發作後當晚,他總是很快就會睡著。

  但是今天白天和朱九真發生的一切,總是一直在張無忌腦海回轉。

  雖然說是因為當時寒毒發作而身不由主,但是這夜深人靜的時刻,又一幕幕不停在腦海上演。

  朱九真身上的薰衣素馨花香,撫摸肌膚時柔滑的觸感,還有把肉棒插入朱九真小穴的中那種難以形容的舒服感覺,就好像肉棒會就此溶化似的。

  張無忌不自覺的握住肉棒摩擦,對於張無忌而言,朱九真可說是天上的女神,對於自己居然侵犯了這個女神而自責不已。但是回想起白天,手就好像失控一樣,握住肉棒一直摩擦。

  此時,叩、叩、叩、有人敲了自己的房門,把他由幻想拉回了現實。

  張無忌連忙整理一下衣著,然後開口說道:請進,門沒鎖。啊!是真姐,你………進來的人原來是朱九真。

  朱九真:無忌弟,還沒有休息嗎?

  張無忌:真姐,我……剛才白天時對你如此無禮,真是對不起。

  朱九真:……

  張無忌:真姐,你是來殺我的嗎?請………然後閉上了眼睛。

  朱九真:無忌弟,真姐不是來殺你的。有件事想問你,如果真姐有一件事要你去做,你肯答應嗎?

  張無忌:真姐有事要無忌去做,別說一件。十件、百件都行。

  朱九真:那你肯聽我的話了?絕不反悔嗎?

  張無忌聽朱九真這樣說,就走到了窗邊跪了下來,舉起右手說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張無忌在此對天發誓,若真姐要求我做的事我不去做,人神所共棄,日後叫張無忌不能見容於天地之間。

  朱九真:好,無忌弟你聽清楚了,如果你能完成這件事,那今日之事就此做罷。真姐不但不會再來怪罪你,我們還可以跟之前一樣。

  張無忌大喜,說道:既是如此,請真姐告訴我是什麼何事,無忌一定替你辦到。

  然後朱九真朝著張無忌走了過去,把口靠近張無忌耳邊說著,張無忌越聽越驚,汗水不斷流下。

  張無忌顫聲道:真姐,你……你是認真的。

  朱九真:當然,不要忘了你的誓言,我們走吧。張無忌只好跟著朱九真走去,但一路上仍不斷勸她改變心意二更時分,武青嬰已經先在還水閣等候。而且也換了一件淺藍色的衣服,武青嬰生性愛潔,再加上剛才由於想到師兄衛璧,因此流出不少淫水弄臟衣物。所以沐浴更衣後才來,又花了不少時間才弄好,因此連忙過來等著朱九真的到來。

  說到還水閣的地理位置,如果說張無忌和朱九真做愛地方在東,還水閣就在西。

  嚴格說是一樣偏僻,但是這里風景比那里還好,打掃的次數也較多點,也因此還水閣十分整潔。

  武青嬰:怎麼回事,朱九真怎麼那麼慢。莫非她爽約了,應該不可能吧!

  朱九真:青妹,你說誰爽約啦。我豈會失信於你?

  武青嬰:既然如此,真姐你考慮的如何?可以告訴我了吧!

  朱九真:青妹,那當然,我的回答是……啊……表哥你回來了。

  武青嬰聽朱九真這麼說,立刻轉身預備迎接。

  此時衛璧受朱長齡命令回去請師父武烈過來,想要設下陷阱引誘張無忌。

  衛璧怕武青嬰這一來一往太累,因此要她留下等候消息,此時武青嬰聽聞表哥回來,可說是心喜若狂。

  武青嬰:師兄你回來了,真的是太好了。咦?人呢?

  轉身想問朱九真,但此時一陣飛快的速度,朱九真已經用一陽指點了她好幾個大穴。

  武青嬰:朱九真,你……你想干什麼?

  朱九真:忘了點你的啞穴了,青妹,你不說話真姐還差點忘了。說完又用一陽指點了她的啞穴。

  武青嬰:啊……啊………聲音十分輕柔,表情好像在問她想做什麼?

  朱九真:別急,你馬上就會知道了。無忌弟,你還不快點出來。

  武青嬰臉色大變,然後就看到張無忌走了出來。接下來兩人的對話更是讓她膽顫心驚。

  張無忌:真姐……這樣不好吧。

  朱九真:無忌弟,我也知道這樣不好。可是這武青嬰是個大嘴巴,你跟我的事被她偷看到,她一定會到處去亂講,那麼我該如何是好?本來可以殺了她滅口。

  但是牽涉太大,只好讓她和我一樣,我找不到人可以拜托,只好由你來了。你也不希望真姐身敗名裂吧。

  張無忌:……

  朱九真:無忌弟,那就拜托你了。我想我在這里你也不好意思下手吧。我先離開一下,三更天時我在回來,對付武青嬰時要讓她覺得越丟臉越好,可別光讓她享受,不然可是會白忙一場的。說完之後朱九真就先行離開了。

  張無忌心想真是一失足千古恨,先父張翠山是何等的正人君子,堂堂的武當張三豐的第五弟子,江湖上人人也都稱先父為武當七俠。

  身為他的獨子,居然……回頭看一下武青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好像又是生氣,又是恐懼張無忌慢慢走近,離武青嬰已近在咫尺。看著武青嬰的表情,好像在跟他說教他不要亂來。

  張無忌:罷了,受人之托終人之事。心中想著:爹,請原諒孩兒的不肖。孩兒死落黃泉後,便來跟您賠罪。

  張無忌把武青嬰抱進樹叢,武青嬰才沐浴過沒有多久,因此身上有著淡淡的香氣。比起朱九真更是不分上下看著武青嬰的神情,想起胡青牛的醫書上寫著的一段文字。人類的身上有三十六個大穴,七十二個小穴。

  其中有一個穴道點了會增加人的感覺,還寫著切記勿用於交歡上,不然日後會讓交歡的快感受到影響。

  張無忌:既然要讓武姑娘有屈辱丟臉的感覺,好,武姑娘在下失禮了,這就當作你當初打我的賠罪吧。

  然後把武青嬰轉過了身,點了她的※※※穴。

  Ps:穴道的正確名稱不可公布,以免被不法人士亂用,但保證卻有其事。

  一點了穴,武青嬰感覺好想被電到般,接著張無忌把她轉了回來,開始撫摸著她的胸部,這個舉動讓武青嬰更是害怕,她沒想道張無忌這臭小子居然敢真的對自己出手。可是這種感覺又十分奇怪,她以前和師哥衛璧交歡時都沒有過。就算張無忌沒有碰到她身體,身體也一直不停發熱,而且衣物的摩擦也讓武青嬰感覺更是奇怪,好像是有蟲子再咬她一樣,身體無法動彈,感覺更是難受,才剛剛換洗過的衣物又被小穴里流出來的愛液給弄濕了。張無忌愛撫了一下子後,張無忌就整個人壓到了武青嬰的身上,開始不停親吻著她的小嘴。

  武青嬰雖然想反抗,但是她被朱九真使用一陽指點了她穴道,根本不可能動彈。

  加上張無忌又點了她的※※※穴,所以每觸摸她的身體一下,都讓武青嬰異樣的感覺更明顯。

  雖然是很喜歡這種感覺,但是身體本能的反抗。這也是因為現在壓在她身上的是張無忌而不是她的師哥衛璧,如果是衛璧那或許又不同了。張無忌一面親著武青嬰的櫻唇,同時也不停用舌頭和她的香舌翻攪,吸吮武青嬰口中甜美的汁液。

  另一面則用手開始脫了武青嬰身上的衣服,把她的衣服脫光後,用雙手使勁搓揉武青嬰的雙峰。

  武青嬰的身材比朱九真好一點,只是朱九真的腰比她細一點。武青嬰雙峰在張無忌雙手如此搓揉之下,乳頭立刻站了起來,張無忌便用手指慢慢捏著武青嬰的乳頭,更讓武青嬰幾乎快瘋狂了。要不是先被點了啞穴,不知道會叫的多大聲。

  此時張無忌心想:再這樣下去,好像不能侮辱她,只是讓她享受而已。這……好……然後張無忌又點了武青嬰一個穴道,讓她下顎不能用力。

  之前武青嬰在張無忌挑逗下,意識有慢慢模糊的可能張無忌一停止,讓她的意識暫時回復過來,發覺張無忌點了她下顎的穴道,正覺得不對勁時。果然看見張無忌已經脫下了褲子,肉棒就朝她臉上過來。武青嬰大驚急忙想閃,先前提過武青嬰生性愛潔,就算是她的師兄衛璧她也不可能會答應,但是還沒來的及閃開。

  張無忌已經抓住了她的頭,然後把肉棒塞入了武青嬰的口里。

  張無忌原本是想這樣一來就可以完成朱九真的要求,本想一下子就出來,但是一塞入之後,發現到這種感覺比起在插入小穴里也毫不遜色。不由自主的把武青嬰的小嘴當成了小穴,從慢慢抽插到速度加快,武青嬰的小嘴就被張無忌如此玩弄著,眼淚不停的流了下來,一方面恨自己如此大意,一方面又恨朱九真如此狠心,居然叫張無忌這樣凌虐自己,越想眼淚越不停的流。

  而張無忌也正處在口交的快感下,沒注意到底下的武青嬰已哭成了淚人兒。

  張無忌:啊……啊……好爽,好爽,比起小穴來毫不遜色,啊……要……要出來了。

  此時的武青嬰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的就是要閃,但是頭被張無忌制住根本閃不掉。

  在猶豫間張無忌已經射精了,然而由於肉棒抽出太慢,精液有一半射入武青嬰的喉嚨深處,黏稠的感覺更讓武青嬰覺得想吐。另外一半則射上了她自豪的臉上如此雙重打擊之下,武青嬰終於支持不住而暈了過去。

  張無忌:啊……啊……好爽,咦?這女的暈過去了。呼……幸虧沒事。沒想到會這麼爽。

  張無忌一面喘著氣,一面看著武青嬰赤裸裸的身體。

  他從來沒有仔細看過女孩子的身體,武青嬰的成熟豐滿的身體和之前替楊不悔洗澡時稚嫩的身體完全不同。

  高聳的雙峰,以及在剛才的愛撫下濕潤的小穴,張無忌雖然剛剛才上了朱九真。但是并沒有仔細看過朱九真的身體,因此又開始撫摸武青嬰的身體,才一下子的撫摸,他的肉棒又是恢復生氣殺氣騰騰。

  張無忌:咦?我又可以了?真奇怪?既然如此,我就再來一次吧!對了,剛才我試過了肉棒插入口中的感覺真是對她不好意思,嗯,看她的小穴好像不臟,而且還剛洗過澡的樣子,我也來試試好了。

  於是張無忌就靠近了武青嬰的小穴,制住了她的雙腳後,就盯著武青嬰的小穴看。

  一種特別的氣味刺激張無忌的鼻腔,感覺好像不錯。

  張無忌就伸出了舌頭舔了一下,武青嬰小穴的流出的蜜汁有一種特別的味道,讓張無忌又有了不同的感覺,於是他就更靠近舔了起來,輕輕撕咬武青嬰的陰核,同時舔著小穴四周。

  武青嬰暈過去後,本來夢到和師兄衛璧習武時的點點滴滴,幸福洋溢。

  忽然小穴又出現異狀,一下又驚醒過來,不醒來還好,一醒之下發現張無忌居然正在舔著她那個地方。不但動作漸漸的加快,還不停吸吮她小穴流出來的愛液,這是武青嬰不敢想像也絕對不能接受的,但是張無忌卻一直弄個不停。這舉動讓她更是恐懼,她不敢相信張無忌會舔這地方,讓喜歡乾凈的她簡直是受到了雙重的侮辱,雖然想要反抗,但是雙腳又被制住。讓武青嬰的自尊和尊嚴蕩然無存。

  而之前張無忌點著※※※穴威力還在,弄得武青嬰雖然不喜歡卻高潮不斷,身體不停的發抖,身心更是嚴重受創。張無忌一見武青嬰清醒了過來,加上肉棒已脹到不能在脹,慢慢起了身,將肉棒對準小穴,就一口氣狠狠的插入了小穴里。

  武青嬰不能發聲,不過此時面泛桃紅,雙唇微張,另外加上張無忌之前的愛撫,小穴里的愛液早就像是洪水泛濫般。同時張無忌的肉棒又比衛璧大,雖然武青嬰的處子是獻給衛璧,不過也只有一次經驗而已。總之張無忌進入武青嬰的小穴後,一開始就用力抽插了起來。

  她小穴的緊度并不輸朱九真,不過現在的武青嬰比剛才的朱九真不知道濕了多少。加上武青嬰的陰道里好像有顆粒般,更帶給了張無忌比之前更大的快感,速度一直加快沖刺,之前已經在武青嬰口里射精一次,還有早上時干過朱九真。

  因此持續的能力比先前都久,抽插了快兩刻鐘,干的武青嬰的陰唇都快翻了出來,張無忌才終於快忍不住。

  張無忌:啊……出來了……啊……

  此時武青嬰一直動的身體,好像是想叫張無忌不可以射進她的體內,可惜已經晚了。

  由於是很大的快感,雖然今日已經射過兩次,但大量的精液還是猛烈的射進了武青嬰的子宮深處。

  而且帶給武青嬰的快感實在太大,她的身體還被彎成弓型,腰插一點就斷了,而且肉棒抽出小穴後,似乎還有肉棒還有不少力道,所以又射了一點在武青嬰的身上。

  張無忌本想就此轉身休息,但念頭一轉,說不定真姐就快來了,於是撐著的身體起身疲累準備穿上衣服。

  當他快要穿好時,果然朱九真已經回來了。

  朱九真看著武青嬰身上、口里都有精液,還有小穴不但是紅通通還流出了不少的精液,現場更是充滿了不少淫穢的氣味,臉上的神情好像表示十分滿意。

  朱九真:無忌弟,你做的好。麻煩你如此真不好意思,你也累了吧,先回房休息,剩下的讓真姐來收拾。

  張無忌聽到朱九真這樣說,心里大為感動,說道:真姐,為了你,要無忌做什麼都行。

  張無忌說完就拖著疲累的回房了。

  另一方面朱九真此時把武青嬰的穴道解開,武青嬰雖然才剛被張無忌干得全身無力,小穴也還紅紅辣辣的,但是她還是硬撐起了身體慢慢穿上了衣服,還拿著手巾用力擦拭自己的身體、舌頭、小穴,越擦還越用力。

  朱九真:青妹,不要那里用力,當心擦破皮,女孩家的身體可是很容易受傷的喔……然後微微一笑,跟著又說:青妹,張無忌那小子功夫不錯吧!只可惜不太會憐香惜玉,瞧瞧你的小穴……武青嬰生氣的說:朱九真,你太過份了,你居然叫張無忌那臭小子如此侮辱我,你……朱九真:武青嬰,這也是你自找的,你如果不是想要威脅我?我也不會出這下策。怎麼,現在換你想殺我?

  你還有力氣嗎?不過,你也可以放心,我不會趁人之危的。今日之事只要你不把我的事情說出去,我也就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你的事。以後大家在一起公平競爭,我想你不會選擇要玉石俱焚吧?說完把右手伸向武青嬰。

  武青嬰沉默了一會後,看著朱九真點了點頭,然後和她握了一下手,就慢慢拖著疼痛的身軀離開,走了幾步又轉身問道:就這麼便宜張無忌那臭小子嗎?

  朱九真:青妹,你大可放心,等到計劃完成之後,你不殺他我也會殺他的!

  怎麼可能如此便宜它!看你好像快要走不動的樣子,真姐來扶你回去吧!於是武青嬰就讓朱九真扶回房間休息了……兩、三天之後,張無忌和朱九真又跟以前一樣在小書房中一同念書。忽然……丫鬟小鳳跑進來稟報:小姐,姚二爺從中原回來了。

  朱九真大喜,擲筆叫道:好啊,我等了他快一年啦,到這時候才回來。

  牽著張無忌的手,說道:無忌弟,我們一起去瞧瞧,不知姚二叔有沒有幫我買齊東西。

  張無忌問道:姚二叔是誰?

  朱九真:他是我爹爹的結義兄弟,叫做千里追風姚清泉。去年我爹爹請他到中原去送禮,我就順便托他去買東西,走嗎,先出去再說。

  張無忌:可……可是……我……

  朱九真:別可是了,快啦,一起去吧。

  張無忌只好硬著頭皮跟著朱九真一起去見姚二叔。

  而之後不久,張無忌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也切斷了張無忌和紅梅山莊的孽緣……

【完】